便遣宫女去召刘子业

山阴公主很是淫荡,单与亲弟交欢,只图纵欲,早忘廉耻。姊弟成奸之后,便留居深宫,不归府第。驸马都尉何戢,娇妻给小舅子占去,恨得咬牙切齿,便暗地蓄养死士,想乘机杀死刘子业。

刘裕代晋后,建立宋朝。从这时开始,中国的南方进入南北朝时期。元嘉三十年,宋文帝刘裕被他的长子刘劭所杀,不久刘劭又被其三弟刘骏所杀,刘骏即位,为孝武帝。当时民间有歌谣说:“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刘骏死后,太子刘子业奉遗诏嗣位,年方十六岁,改年景和,是为废帝。尚书蔡兴宗亲捧玺绶,交给刘子业。刘子业接过玺绶,脸上没有一点悲伤。

刘子业的母亲太后王氏三月之后,也患了重病。刘子业整日纵淫作乐,顾不上去问安。太后自知不久于人世,便遣宫女去召刘子业,刘子业摇头说:“病人房间多鬼,怎么可以去呢?”宫女愤愤而回,返报太后,太后气愤地对宫女说:“你快给我取刀来!”宫女问她取刀做什么?太后说:“待我剖了肚子看看,看看我怎么会生下这样的好儿子!”宫女慌忙劝慰,一个病重的人怎禁得起气愤,不久太后去世。

刘子业狂暴昏淫,他的姐姐山阴公主,小名楚玉,与刘子业一母所生,已嫁于驸马都尉何戢为妻。刘子业将山阴公主召入宫中,留住不遣,不顾姊弟名分,居然颠鸾倒凤,似夫妇一般。同餐同宿,同辇出游。

山阴公主很是淫荡,单与亲弟交欢,只图纵欲,早忘廉耻。姊弟成奸之后,便留居深宫,不归府第。驸马都尉何戢,娇妻给小舅子占去,恨得咬牙切齿,便暗地蓄养死士,想乘机杀死刘子业。却反被刘子业先得了风声,与山阴公主商量停当,当晚送山阴公主回了府第。

千赢官网登录,公主见了何戢,掩面悲啼道:“孽弟荒淫,恃强污辱了妾身,本拟自尽一死,只因未与将军诀别,始含垢忍辱,到了现在,虽死也无遗憾了。”说完伸手抽取何戢的佩剑,做势自刎。

何戢见山阴公主归来,愤火中烧,本拟拔剑杀她,后见公主掩面娇啼,宛转陈词,心肠早已软了。待公主拔取他的佩剑意欲自刎,何戢哪知是假,慌忙夺过了剑,劝道:“公主休得如此,我也深知公主受了委屈,这都是昏皇的不德,与公主无干,如今既已归来,也不必提了。”山阴公主见何戢中计,却还撒娇的要死,慌得何戢连连安慰,她才破涕为欢。这一夜何戢破镜重圆,好不开怀。谁知三天后,何戢便暴病身亡,公主料理过了丧事,翩然入宫,从此便不再回府第了。

山阴公主再进宫门之后,她忽又闷闷不乐起来。刘子业见她柳眉不展,杏眼含愁,便问她缘故。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为先帝所生,陛下六宫万数,妾只驸马一人,太不公平,还请陛下体恤!”刘子业说:“这有何难?”便选了面首三十人,服侍公主。山阴公主与这许多面首,轮流取乐,兴味盎然。

吏部侍郎褚渊,长身玉立,风姿绰约,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要让褚渊入侍,刘子业便令褚渊往侍公主。山阴公主便浓装艳抹,亲自把盏,眉挑目逗,卖弄风骚,谁知褚渊不识风情,到了公主私第中,似痴似呆。山阴公主还当作褚渊面嫩,便将宫女们尽行打发开了,才盈盈地坐在褚渊下肩,勾住了他的颈儿,呷了一口美酒,送过小樱桃,凑到褚渊口边,想哺酒与褚渊。但任她多方挑逗,百般逼迫,他竟守身如玉,好似鲁男子一般,见色不乱。一住十日,竟与公主毫不沾染,惹得公主动怒,把他驱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