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独有助长了宁夏考古专门的学业职员关于科学技术考古理论与实行的相关文化,首先介绍了原始瓷的概念和南边出土原始瓷的轮廓

  2019年7月3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考古学与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科技考古专家王昌燧先生受邀来我所作学术讲座。讲座由西夏研究室主任马晓玲主持。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银川市西夏陵管理处等文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聆听了讲座。

  2019年5月22日下午,科技考古专题学术讲座在我所三楼会议室举办。本次讲座特别邀请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袁靖教授、沈岳明教授、郑建明教授、文少卿博士担任主讲嘉宾,四位专家分别结合各自研究领域作学术报告。讲座由西夏研究室主任马晓玲主持。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宁夏博物馆、宁夏岩画研究中心、宁夏文物保护中心等文博单位30余名专业技术人员参加讲座。

发布人:&nbsp&nbsp2019-01-28

  王昌燧教授以科技考古学的若干前沿问题为题,首先介绍了自己的学术经历,回顾了与科技考古学的不解之缘,以及多年从事科技考古的心得与认识。之后王教授结合自己的研究成果和近期的研究课题,畅谈科技考古学在考古年代学、陶瓷考古学、冶金考古学、生物考古学、农业考古学等领域的实际应用与研究现状。

  袁靖教授的报告陕西省凤翔县雍城血池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以田野考古工具手铲和出土遗物种类为切入点,介绍了动物考古学的概念、研究范围以及研究方法。随后简要介绍了雍城血池遗址发掘的过程和出土遗物的状况。重点以血池遗址出土动物骨骼为例,通过对马骨进行碳十四测年、碳氮稳定同位素测试、锶同位素测试以及DNA分析等动物考古学研究,对祭祀马匹的形态、生理及运动能力进行了分析,印证了历史文献关于祭祀仪轨、祭祀动物种类的记载,同时得出了文献中未明确的祭祀用马的品质一般、来源多样,说明祭祀仅具象征意义等重要推论。借此,袁教授说明了动物考古学在推动考古学研究和历史研究中的独特作用。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邹后曦研究员
“2019年文物考古学术报告周”总结

  在最后的提问环节,专业技术人员结合自身工作实践,提出与科技考古相关的问题,王教授一一解答。通过这次讲座,不仅丰富了宁夏考古专业人员关于科技考古理论与实践的相关知识,也对未来宁夏地区开展科技考古的前景有了一定的认识。

  沈岳明教授的陶瓷之间,从瓷器的定义出发,认为刻板的定义仅属现代人的瓷器理念,有以自然科学概念、材料学概念替代本属于人文科学范畴理论的嫌疑。他通过考察陶字演变和文献关于陶瓷的记载,指出在古人观念中,陶与瓷并非是完全对立,它们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商周时期的印纹硬陶烧制技术为原始瓷器的出现奠定了技术基础,两者之间存在亲缘关系。而原始瓷由于比陶器有着无可比拟的优点和发展前景,为我国瓷器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随后他通过对商周时期三类窑址的分析,说明了由陶到瓷的转变过程。这许多例证均说明了陶瓷同源,也说明由陶到瓷过渡时期的事实存在。原始瓷的创烧成功,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揭开了中国瓷器发展的序幕。之后它与印纹硬陶分道扬镳,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发展序列:原始瓷发展至东汉晚期形成真正的成熟青瓷,而印纹硬陶在东汉成熟青瓷出现之后开始消失,从此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图片 1

  郑建明教授以北方地区出土先秦时期原始瓷为题,首先介绍了原始瓷的概念和北方出土原始瓷的概况。随后他重点从装烧工艺的角度对北方出土原始瓷产地进行分析,并通过对这些瓷器的观察,发现许多原始瓷器无论是圈足器还是圜底器,足端一侧均存在着生烧的情况,这一现象是在斜坡状的南方龙窑必然会出现的现象。他进而指出,战国以前,在南方斜坡状的龙窑炉里直接着地烧造的器物,通常是底部或足端一侧生烧,这一特征与以上北方地区出土原始瓷呈现的特征相同,因此他得出结论,即北方地区出土的先秦时期原始瓷应该是南方的龙窑炉里面烧造的。

在收获累累硕果的一年之终,我们迎来了年度文物考古学术报告活动。一周以来,我们高朋满座、齐聚一堂,既是对一年科研工作的总结,也是对我们学术水平和能力的一次大练兵,更是对“科研兴院、人才强院”发展战略的一次具体实践。

  文少卿博士的报告以古DNA在考古学中的应用为题,简要介绍了古DNA高通量技术在人骨和动物骨骼研究中的应用。他以陕西省杨官寨遗址出土人骨的古DNA研究为例,通过对出土人骨进行DNA研究,分析了该遗址的亲缘关系、人群体质特征、生理病理和口腔菌群,支持了文献中的关于父系社会的记载。之后又以陕西省凤翔县雍城血池遗址出土马骨的古DNA研究为例,通过对出土马骨DNA中的线粒体和Y染色体进行比对,认为这些祭祀用马大多非当地所产,来源较为广泛;祭祀用马雌雄比是16:10;祭祀用马的毛色以栗色和骝色为主;这些马匹具备长距离运动能力、步态为溜蹄、个头矮小、能够适应缺氧环境。总体而言,遗址祭祀用马品质一般,说明祭祀仅具象征意义。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我们一共举办了6场讲座。白九江研究员、袁东山研究员、杨宇振教授、雷玉华教授四个专题讲座发言,分别涉及巴文化、重庆大遗址保护、重庆城市发展史、川渝佛教考古等方面,与我们分享了相关领域的大思考与新成果,相信与会各位都有不同层面的收获与启发。

  四位专家的报告生动有趣,推论细致缜密,向宁夏地区考古工作人员展示了当前科技考古的魅力和活力,开拓了考古研究的视野。报告现场学术氛围浓厚,讲座结束之后,四位专家与我所专业技术人员进行了热烈的互动,一一回答了提问。

此外,本次活动同样给了年轻同志充分展示自我的平台。在学术科研与项目工作汇报版块中,先后有21名青年专业技术人员走上讲台,报告内容十分丰富,涵盖了考古学研究、文物保护修复研究、古建及文物保护规划研究等领域,体现出我们院,尤其是年轻人在几个业务方向的建设上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相比往年,我认为今年的活动有以下几个亮点:

一是以学术周的形式,让大家沉浸在浓厚的学术氛围中,体现了科研兴院的宗旨。

二是在内容上增加了相关领域专家的专题讲座,在研究领域、研究理论与方法上有扩大视野、提升认识的引领和示范作用。尤其是今年从外面请来的杨宇振教授和雷玉华教授,学术功底扎实、基础资料详实、理论方法创新,吹来了一股学术科研的新风,值得赞赏。

三是课题意识明显增强,业务和科研紧密结合。多数项目负责人都可以很好地依托自身业务工作,主动树立课题意识,目标明确、思路清晰、方法可行,始终带着问题去推动业务实践。同时,又能够突破项目本身的限制,依托收获开展更大视野、更高层次的研究。

四是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一些青年专业技术人员能够始终对科研报以热情,主动投身科研,在选题、方法、深度等方面均取得了明显进步。在发言中结构明确、线条清晰、表达流畅,综合能力成长较快。本年度也看到了一些新人的加入,充实了我院的青年科研队伍,令人欣喜。

五是本次活动的组织管理有序,多家兄弟单位积极参与,报告期间气氛活跃、讨论热烈。感谢多家媒体及时更新报道学术会议动态,扩大了文化遗产的社会影响。信息中心辛勤工作,综述文字提炼出色、推送及时,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在此也特别感谢。

最后,我想结合借此机会,谈一点对考古学和文化遗产保护学术方面的认识:

一是考古学是一门科学,有着独立的方法论,也具有明显的跨学科特征。其发生发展过程中,不断融入了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新理论、新方法和新技术。我们赞同多学科、新技术的交叉融合,但这些学科、技术只能为考古学发展助力,而不能替代考古学的基本理论与方法,我们要始终对考古学研究保有敬畏之心和严谨态度。

二是考古学是一门实学,靠材料说话。要做到言之有物、依据充分。杨教授说的一个观点很好,现在是分析数据的时代。我们应想办法克服困难,加快资料整理刊布,让社会共享更多信息,进一步提取数据,广泛研究材料,促进学术讨论和进步。

三是考古学是一门注重实践的科学,如何尽可能全面地提取遗存信息始终是这个学科的重要命题。受限于理念和技术手段,总是会有不可再生的文化信息流失,因此,我们面对每一次考古工作都要心存敬畏,慎之又慎。

四是考古学是一门拾取历史碎片的科学,面对一个个残存的遗迹、一件件破碎的文物,我们能够归纳认识的内容其实很有限,从文化历史、过程考古到后过程考古,考古学者们一直在试图充分理解考古材料,我们作为其中的一分子,唯有恪守本职,不忘初心,持之以恒,不断更新研究理念,提升研究水平,方可在考古学研究中不断前行。

五是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尤其是如何利用好文化遗产资源是优质发展的时代新要求。一体化保护的理念着眼单位实际和重庆实际,有利于单位整体优势的集合、发挥,希望院里的各个业务部门和不同专业方向的业务科研人员携手合作,希望我们院与国内外同行加强合作,与相关领域的专业科研院所跨界合作,为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做出更大的成绩!

祝愿各位来年取得更大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