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王位继承问题内斗不休,所以纣王也没有伤害过微子启

微子名启,殷商贵族,帝乙的长子,殷商最后一个王纣的庶兄,周代宋国的始祖。初封于微地,后世因之称为微子启。殷商末年,纣王无道,穷奢极欲,暴虐嗜杀,导致众叛亲离,国势日衰。微子屡谏,不被采纳,乃惧祸出走。周武王姬发灭商,微子自缚衔壁乞降。周公旦平定管蔡武庚叛乱后,成王封微子于商族发祥地商丘,以示不绝殷商之祀,国号为宋,爵位为公,准用天子礼乐祭祀祖先。

孔子曾称赞殷商有三位仁德的人,他们分别是微子启,箕子和比干。关于后两位历史上的异议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关于微子启,却有很多人认为他是殷商最大的内奸。那么这位微子启是怎么从仁德之士变成殷商内奸的呢?

在东周列国中,宋国是个非常有趣的国家,因为他们的实力并不强,但总是喜欢刷存在感,无论是春秋争霸还是战国称王,总少不了宋国的影子,他们为什么如此自我感觉良好呢?这就要从他们的开国君主微子启说起,当然,微子启并不像他们的子孙后代一样妄自尊大。而想要了解这些情况,就需要了解殷商在史书中的相关记载。在《史记》中,对于殷商内容记载最多的当然是《殷本纪》,但是,另有一篇传记,对商朝的故事也有着极为重要的补充价值,那就是《宋微子世家》,在这篇传记中,有了更多的关于商纣王昏庸暴虐的细节,因为宋微子是商纣王帝辛的兄长,有的学着说他是纣王的异母兄弟,由于他是庶出,所以没有继承殷商帝王之位的资格,但他却是有名的贤良君子。

图片 1

图片 2

微子启是纣王的异母大哥,上一代商王的长子,正经八百的王子之尊。但是微子启成为殷商内奸的第一个重大原因也许就是他这个身份。

而在有些研究《史记》的注疏中,则指出宋微子,也就是微子启是周王的同母兄长,那么就有一个问题,既然他不是庶出,又比纣王贤能,为什么没有继承殷商王位呢?按照古代学者的解释,说微子启的父亲,也就是纣王的上一代国君帝乙,在微子启出生的时候,还没有给孩子的母亲以正式的名分,由于上古时代史料太少,有可能是那时的帝乙没能成为商朝的帝王,也有可能是微子启的母亲当时只是妾的身份,直到辛出生之前,他们的母亲才成为了殷商正式的王后,所以微子启算是个嫡出的庶长子,但他和纣王是同父同母的手足兄弟,但老乐个人对这个说法不太认可。毕竟在殷商时期,宗法制度并不完善,父死子继或兄终弟及等情况都比较混乱,所以嫡长子这个问题,也许并不是特别重要的。

商代的继承制度并不是一成不变,早年商代的继承制度是“兄终弟及,父死子继”也就是说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先王的弟弟,没有弟弟则长子继位。

图片 3

这种继承方式会引起很多的纠纷,比如兄弟二人都做过商王,那么他们都死了以后,两人的儿子都有继承权,那么到底谁来继承王位。因为这个问题,商朝早期就发生了九世之乱,因为王位继承问题内斗不休。

当然,无论微子启的母亲是谁,他没能继承父亲帝乙的位置是事实,他是商纣王的兄长,也没有争议,但他的生母细节等问题,还有待考证。另外,关于微子启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在《宋微子世家》的记载中,他不叫微子启,而是微子开,这又是为什么呢?原因也很简单,由于《史记》成书在汉武帝年间,汉武帝的父亲汉景帝名叫刘启,在那个年代,所有跟“启”相关的名字,就必须不能再由其他人使用,否则就是犯忌讳,因此,微子启就必须改名叫微子开。然而,这只是针对于身份相对低微的非帝王人物而言,帝王还是不受这个限制的,夏朝的开国君主启,就不用受到这个影响。而本文在介绍中,依然使用大家普遍认可并熟悉的名字,微子启。

后来盘庚迁殷后,王位继承的问题才有所改善,并且逐渐形成“嫡长子继承制”的制度,这一制度在商朝晚期逐渐完善。

图片 4

那么问题来了,按照以前的继承制度,微子启才应该是商王的最佳人选。但是根据嫡长子继承制,排行老三的纣王最终顺利登位。

由此可见
,一个对历史有着比较重要作用的人物,一位诸侯国开国君主,他的名字和身份,也经历了这么多波折,证明我们作为后人,想要看清历史的真面目,必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拿出更认真的心态,才能面前略窥起门径。接下来,我们该重点讲讲微子启的事儿了,虽然他没做君王,但对身为君王的弟弟更加关心,自然也是尽忠竭义地去辅佐,可问题是,帝辛是一个公认的昏君,对治理国家,管理朝政,完全就是个棒槌外行,当大哥的微子启,更需要多次向弟弟提意见。

显然,嫡长子继承制的出现妨碍了微子启的利益,而这个时候,这种制度还只是约定俗成,并没有像周代一样,形成不可变更的传统,那么微子启有意见就很可能发生了,但这只是微子启成为殷商内奸的开始。

图片 5

图片 6

但事实是我们都知道的,那个当兄弟的纣王根本不听,也听不进去,好在微子启说话还算客气,就是我们生活中的那种兄长一样,只要不太严厉,做弟弟的,也不会太记仇,大不了就是觉得烦,不搭理而已,所以纣王也没有伤害过微子启,这要是换成其他大臣,早都被炮烙了。可是,面对君王如此,微子启也不能接受,一想到自己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更听不进去,父祖的江山基业,就这样被这个败家孩子祸害干净等情况。不能眼看着国破家亡,但又无力阻止的微子启,最后只能选择离开。而微子启之所以出走的原因也是,知道弟弟早晚性命不保,如果自己不离去,祖先的血脉可能都留不下,为了保住伟大的商汤香火不断,只能弃国离家,自求多福了。

本来呢,就算不能成为王,微子启也会过得很好。因为他的地位在这里,他顺理成章的就成为殷商重臣,成为主持祭祀的大巫师。

图片 7

我们知道殷商是极为注重占卜的朝代,无论大事小情都要占卜一下,询问吉凶。而主持占卜的巫师就拥有了与上天沟通的权利,所以大巫师的权威有时候还在商王拥有的世俗权力之上。

果然,在最后一切都如微子启预料,殷商灭亡,就连他的侄子,也就是纣王之子武庚禄父,都因为管蔡之乱,没能善终。而微子启作为商汤最后的后代,在周公的支持下,被分封在宋国,而且因为其地位特殊,在西周的五级诸侯制度,公侯伯子男中,获封最高的公爵爵位。从这个角度看来,微子启总算是实现了自己最底线的心愿,替祖先保住了最后一支血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后世的宋国君主,才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认为自己是周朝的贵客,所以宋国无论在春秋战国时期多么弱小,他们也总是那么喜欢逞强争霸。

虽然商王本身就是地位最高的巫师,但是他毕竟是一个人,精力有限,需要依靠庞大的巫师团体。

商代的巫师通常都是朝中重臣,掌握文字传承,具有文化主导权;巫医不分家,他们同时还负责医病救人。这样他们就拥有着极大的社会影响;在政治上也因为能够主持祭祀而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总体来说,巫师阶级对商王的权利有着极大的制衡作用,比如商朝初年废立商王的伊尹就是当时的大巫师。而巫师阶级就是当时的统治阶级,类似于后世的官僚机构。

微子启不能继承王位,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巫师的一员,同时作为先王之子,现任商王的哥哥,他也是拥有极大的权威的。

图片 8

巫师团体的能量太大,这在商代一直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到了纣王这里依然如此。与此同时,纣王还面对着周人和东夷崛起的外部威胁。加上前几代商王的积贫积弱,这时候的殷商可以说是内忧外患了。

纣王面对这样的情况作出了许多改革,我们从武王姬发发布的征讨檄文《牧誓》中,就能看出一些东西。

《牧誓》所列举的纣王罪状主要是以下五点“酗酒淫佚;听信妇人;遗弃亲旧;任用邪佞;荒废祭祀。”

前两点与微子启无关,就暂不解释了。从第三点开始看,则件件针对微子启所在的巫师阶级。

遗弃亲旧是因为这些“亲旧”们基本都属于巫师阶级,权利过大,要限制他们的权利;任用邪佞则是说纣王提拔了一些没有地位的“小人”如恶来等出身低微的人才,实质是夺取巫师阶级的行政权和军权;荒废祭祀就更是巫师阶级不能容忍的,这是他们所有权利的来源所在,一旦祭祀被荒废,那巫师阶级就没有任何权威可言了。

图片 9

纣王的这些改革加强了王权,从根源上削弱了巫师阶级的影响力,达到的效果也是不错的。

选拔地位低微的人才让他对东夷的战争非常顺利。荒废祭祀节省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如青铜器,如人牲,畜牲等战略资源。重要的是,朝中能够对抗他的巫师阶级也被打压了下去。

可以说纣王的这些行动让他带着殷商走出了颓势,但是这个结果除了纣王自己满意以外,其他人却都不满意。

外部的周人的地方诸侯就不说了,商人的强大意味着自身会继续受到更大的压迫,这和商人对待外族的一贯压迫的方式有关。而在殷商内部,也形成了一股反抗势力。他们就是以所谓“三仁”为代表的巫师力量。

面对纣王的打压,比干通过劝谏,希望纣王能回心转意。但是志得意满的纣王不可能恢复巫师的权利,于是他将比干杀害。这样无疑是激化了纣王和巫师阶级的矛盾,同时也失了民心。

随着箕子被囚,老一代的大巫师们基本被纣王消灭殆尽,作为新一代大巫师的微子启扛起了对抗王权的大旗。

图片 10

微子启出逃了,但是他可不是只有逃跑这么简单。《史记》:纣之将亡,其太师疵、少师强抱其乐器奔周。

师疵、少师强都是微子启的心腹,而他们带的乐器,其实就是当时的祭器,带着祭祀用的器具到敌方阵营,这意思在当时就是彻底的投降。

《吕氏春秋·诚廉》记载:“又使保召公就微子启于共头之下,而与之盟曰:‘世为长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诸。’”

武王又派遣召公与微子启盟誓,让微子启世代奉守殷商的祭祀。就是让微子启顶替纣王的位置,这个条件微子启不会不心动。

凭借自身的力量,微子启不可能与纣王相抗衡,所以他投靠了周人,做了内奸。

图片 11

关于牧野之战的过程,我们大致都考证出来了,当时纣王驱赶着数倍于周军的奴隶部队摆开阵势。结果这些奴隶们临阵倒戈,让殷商一战而亡。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也有微子启的影子。

《荀子·成相》说:“武王怒,师牧野,纣卒易向,启乃下,武王善之,封于宋。”意思是说在牧野之战中,纣王的军队纷纷倒戈,微子启就来投降了,那么他是不是在殷商阵中呢?殷商军队的投降会不会有微子启的挑拨和策划呢?

微子启绝对是有这个能力的,作为大巫师,也许微子启不能控制纣王直属的主力部队,但是他对于殷商的奴隶和各级奴隶主绝对是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的。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纣王的军队会临阵倒戈,毕竟在此之前,纣王是战无不胜的形象,而西周对于商人来说也只是西羌的一支,商人奴隶没理由背叛朝夕相处的商人贵族,对殷商倒戈一击。但如果是微子启参与了这件事,那这个件事就很容易解释了。

关于牧野之战的细节,我们现在留存的证据有限,无法确定微子启是否发挥了这样的作用,但是他反对纣王却是没有疑问的。

图片 12

纣王死后,微子启没有立刻得到殷商的祭祀,带路党始终无法得到周人充足的信任。纣王的儿子武庚继承了殷商的祭祀,而微子启则被打发回了他原来的封国微国。

不久后武庚开始作乱起兵,史称三监之乱。按理说这是殷商复兴的机会,而微子启却没有参与这场战争。

最后三监被周公平定,武庚被杀。商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终于成了微子启,于是宋国建立了。

图片 13

毛主席说:“……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里通外国。”

《滹南遗老集》中说:“微子不去,无以存殷之祀。”《盐铁论·相刺》也说:“纣之时,内有微、箕二子,外有胶鬲、棘子,故其不能存。”

但个人认为,其实微子启最初的目的应该只是捍卫殷商的传统,捍卫巫师阶级的权利,同时限制王权独大。但是发展到后来,尤其是纣王杀死比干,囚禁箕子以后,事情就变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微子启也没有了退路。

最后微子启投靠周人,推翻了纣王,也推翻了整个殷商,成为了殷商最大的内奸。